泪腺摘除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情怨遥。
拆逆死。

弱智流少暗

*少林(觉明)x暗香(左喑)
*有四川话乱入
左喑是个暗香男弟子。六岁就入了暗香门内,天到黑的晒不到太阳,十二岁时的左喑那叫一个肤白貌美,唇红齿白,明眸善睐,沉鱼落雁,闭月羞花,长得比门内的女娃儿还要水灵。唯一可惜的就是,左喑六岁前都在锦官城生活,以至于后来进了暗香,说话仍带着蜀语,一开口,“女神”形象就毁了。
关于左喑和觉明的孽……咳咳,缘分 还要从左喑十四岁讲起。左喑十四岁,掌门才允了左喑接任务,四处闯荡。倒是巧,左喑第一次在外闯荡,就迷了路,左喑望着蔚蓝的天,深觉天地之大却容不下我,老天爷你个瓜娃子。左喑刚准备一狠心咬破手指写封血书看有没有好心人帮他带给掌门,就突然感觉到有一个东西滚到自己的脚边。
左喑愣了一下,捡起脚边的东西,定睛一看,是个红彤彤的果子,拿围巾擦了擦刚要咬,就被人喊住了:“施主!那是在下刚刚摘的果子。”左喑望了一眼说话的那人,是个少林弟子:“我吃你一个又没得事。”少林弟子有些难办,说道:“施主如果真的想吃可以自己去买,这是我要给李施主的,李施主年老体弱,我是帮他摘的。”
瓜娃子。左喑暗骂道。在心里骂完后,又装出一副可怜样:“你不晓得哦,我都饿了两天了。”少林弟子思索了一会,把怀里的果子都塞进了左喑怀里:“那这些都给你吧,我再去摘点,对了,往西北方向走两里地就有个镇子,你别饿着了。”说罢,就转身走了。
这瓜娃子,人倒挺好。左喑啃了口果子想。啃了两个果子,左喑将剩下的果子的装起来,顺着少林弟子指的方向走了不知道多久,果然有个镇子,左喑这才不至于饿死。
左喑不仅是个暗香男弟子,还是个刀堂男弟子。刀堂弟子接的多数是暗杀任务,每一顿饭都有可能是这辈子吃的最后一顿 ,可能今天还一起喝酒,明天就只能去归去兮饮酒。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嘛,更何况是这种危险的职业。
所以,当左喑第二次遇见觉明的时候。左喑的任务失败了。左喑拖着浑身净是污血的身子逃了出去。身后的守卫还在追,而身体越来越沉了,左喑觉得眼前的景象模糊了起来,甚至看见了身前有个少林弟子,和多年前的那个蠢货有几分相似。
这是……地府吗?左喑睁开了眼,眼前的景象让左喑觉得不太真切。左喑清楚地感受到了身上的伤口在隐隐作痛,我,还活着?
“施主,你醒了?身体可有哪不适?”少林弟子边走进厢房内边说。左喑只能将头侧过去:“……哪都疼。”
“贫僧已经尽力了,施主的伤势实在太重,能够救回来就已经是贫僧的极限了。”少林弟子略带歉意地说道。左喑笑了笑,问道:“和尚,你叫什么?”
“贫僧法号觉明。”
“既然大师救了我的命,那我只能以身相许了。”不然师姐怎么说他左喑欠打呢,重伤到浑身上下都疼,还非要调戏救命恩人。
觉明反应过来左喑的意思后,脸“蹭”地一下就红了,一手捂眼,结结巴巴地说道:“施,施主莫要调笑贫僧!出,出家人不谈情爱……!”左喑装着无辜的样子,声音都幼齿了几分:“可是我们暗香有规,男弟子被人看到了全脸就要以身相许呀。”
望着觉明满脸通红的样子,左喑心情大好,顿时觉得身上的伤好似也没那么痛了,刚准备不逗觉明解释情况了,就听见觉明说:“施,施主放心,贫僧绝对会负责的!等,等施主将伤养好了,贫僧就向天澜大师说清情况,去暗香提亲!”
不,不是?你听我解释?
暗香刀堂弟子左喑,年十八岁,自从入了暗香后,坑人就没吃过瘪,这是十二年来头一回,不仅吃了瘪,还要把自己搭进去了。左喑望着觉明离去的声音,真是有苦说不出。
左喑希望伤好的慢一点,再慢一点。自己还没接受自己要和一个秃驴成亲,自己的伤就好了。左喑穿着衣服站在太阳下 太阳好刺眼,天空好遥远,打断自己的腿能拖延多长时间?
实际上左喑还是没有打断自己的腿,太**疼了,他左喑豁出去了,不就是和个秃驴成亲嘛,宋师姐还和那个道长在一起了呢!实际情况一点都不出左喑的预料,师姐师妹师兄师弟都像看珍惜动物一样看着自己和一个少林弟子去找兰花先生。
原本左喑期待着兰花先生把觉明赶回去,自己就一身轻松了,但是兰花先生搜索了一会,允了。这可是压垮骡子的最后一根稻草啊,左喑知道了这事沮丧了好几天,而师兄师姐师弟师妹却都带着笑意来祝贺他和觉明百年好合,甚至有个师姐一副嫁女儿的样子对左喑说:“喑儿啊,那秃驴要是敢欺负你,你就和师姐说,我们打回去,但是你这坏脾气也要改一改,结婚是一辈子的事啊。”
后来嘛……就是婚礼啊。老热闹了,一群人都来了,暗香的,少林的,云梦的,武当的,还有华山的,一群人乌央乌央的一大片,有一大堆人左喑都不熟,只知道自己在轿子里待着都快闷死了。婚礼结束,就是入……唉唉唉,少儿不宜啊,小孩子别知道那么多!
“师兄,你就是这么把自己坑出去的啊?”一个十来岁的暗香男弟子天真地问道。左喑摇了摇头,一副老人家教育小孩的样子语重心长地说:“情师弟,话可不是这么说的,我和你觉明哥哥是真心相爱的好不好?”
“可是我听师兄的话不像这样啊……”
左喑有些尴尬:“咳,总之情师弟你记住了,少林的假正经,武当的不正经,华山的太穷,多和云梦的姑娘们玩。”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