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腺摘除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情怨遥。
拆逆死。

不悔

*ooc有
  永乐十五年。
  约莫申时,茶馆内茶客稀少,茶馆内只剩算盘声与几句闲聊。忽地,一抹紫色的影子从高处跃下,看穿着应是暗香弟子。暗香取下刀,直接向茶馆里一名正在喝茶刺去,刀尖离那茶客的咽喉仅差一寸左右的距离,却被人挡下。暗香抬头看去,一名少林弟子将禅杖横在那茶客面前,抵住刀刃。暗香见情况不妙,后退了半步,打算搁置计划,先离开茶馆。没想到的是,他还未来得及逃,那少林就揽住他的腰,一个轻功带他离开了茶馆。  “秃驴!”暗香恼羞成怒地骂道。“快点放开我。”
  “施主莫要胡闹。”少林风轻云淡地说道。“不然,在下不能保证施主是否会摔下去。”  暗香原本想骂的话愣是被少林一句话给堵了回去,心中自然有许多不满,却又没法说。幸好也就未及半柱香的时间少林就揽着暗香从屋檐跃下,拉着暗香要进少林寺。暗香见了那牌匾,一愣,挣扎着要逃,可少林的力气出奇的大,暗香根本无法挣脱,只好装着可怜地模样求饶:“大师,你就行行好,放我走吧,宁宁师姐想我了。”  少林还是拉着暗香往前走,没有理他。
  “大师,你就算不放走,总得告诉我你要带我去干吗嘛。”
  “渡你。”
   “靠!秃驴你在开什么玩笑?!”暗笑不禁怒骂道。少林皱了皱眉,说道:“少林寺内施主就不要再如此胡闹了,此番举动乃是对佛祖的大不敬。”暗笑脸色一变,苦笑了一声:“佛祖?什么狗屁佛祖,他要真的慈悲为怀,那为何那贼人派人杀我至亲时,他为何不保佑我的至亲?!”暗香说道最后情绪越来越激动,眼眶泛红。  少林怔住了,呆呆地望着暗香,一时间语塞,什么话都被封在了喉头,就连暗香挣开自己的手离开,也忘了去追。
  少林一直在想暗香的话。世人说,暗香残忍冷血,作恶多端;世人说,佛祖慈悲为怀,普度众生。可当真如此?
  “师弟,你想什么呢?我都喊你好久了。”少林的师兄从少林背后拍了他一下,少林这才从冥思当中回过神来,问道:“师兄找在下有何事?”师兄有些不好意思地揉了揉鼻子,支支吾吾地说道:“也,也没什么,就是……”少林打断了师兄的话,无奈地问道:“能不能帮你扫地?”师兄开心地点了点头:“师弟果然懂我,那就麻烦你了!”师兄说罢要走,少林却突然喊住了他:“师兄,在下能问你一个问题吗?”师兄有些奇怪,往日师傅总夸少林的悟性高,武功也好,自己这个师兄都自愧不如,今日他居然有问题要问自己?真是稀奇。“什么问题?”
   “若佛祖真的以慈悲为怀,为何…不救助那些穷苦人家,不善待那些善良之人,不保佑水生火热中的人?”  师兄的脸色阴暗下来,训斥道:“师弟莫要早说了,我看你今日还是休息好了,扫地我自己来便可。”
  “是……”  循着那日的记忆,少林找到了暗香。暗香望着眼前的少林,没好气地问道:“秃驴,你来找我干嘛?”说罢又补充了一句:“若是你还是要渡我就快点滚。”
  “施主还是这么没礼貌呢。”少林望着生气的暗香有些无奈地说道,语气中带着些许宠溺。暗香不屑地嘁了一声,说道:“秃驴话真多,快点说吧,你到底找我要干什么?”
  “在下要帮你报仇。”
  “那日茶馆里的那位施主,在下帮你杀。”  暗香怔住了,瞪大了一双闪烁着星辰的紫色眸子,嘴微张,像是想要说些什么,却又只字未言,过了小半会才回过神,故作镇定地说道:“那好啊,你去帮我杀他,可不要后悔。”少林闭上双眸,坚定地回答道:“出家人不打诳语。”
  少林走了,不徐不疾,但是否从容自然,又难说。暗香望着少林的背影,想出言留住他,喉咙却像是被人狠狠掐住了一般,只言片语、或是一个字音都发不出来。暗香再清楚不过了,他只要“喂”一声,少林便会停下来,而自己也可以让他留下;若他去了,只怕是凶多吉少。
  他没叫住他。无来由的,暗香发不出声音,似乎有什么无形的东西对他施加了重压,让他喘不过气来,名为心的地方好像分泌出了什么奇怪的东西,而身体却被牵制住,无法传达那奇怪的情愫,只能眼睁睁地望着少林的身影一点一点变小,最后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暗香紧咬着下唇,转身离开,有什么东西不争气地夺眶而出。  谁要管那个秃驴啊……

  “喂,和尚!快点给老子让开!”一个满脸胡茬却衣装华美的男人朝着少林嚷道。少林倒是不恼也不怒,和颜悦色地说道:“在下找林因施主,不知这位施主可知道他在哪?”那人摸了摸下巴,警惕地反问道:“你找他干什么?”
  “渡他。”  那人差点笑出了声。这秃驴在说什么胡话呢,渡他林因?真是可笑至极,恐怕这家伙又是个知道他有钱来骗钱的江湖骗子。不过他林因可没那么好骗。
  “滚滚滚,老子就是林因,你这和尚说什么疯言疯语呢?老子的钱可不是那么好骗的!”林因不耐烦地摆了摆手,要赶少林走。少林叹了口气,答道:“施主如此执迷不悟,在下只能…多有得罪了。”少林抡起禅杖向林因袭去。林因怒骂了一声,勉强躲过少林的禅杖,吹了声口哨。哨音还未消散,就已经有几个躲在暗处的影卫冲出来向少林袭去。少林咬牙一一躲过攻击。少林现在处在下风,虽说勉强能撑住,但倘若不能速战速决,而是继续拖延下去……怕是自己只能向暗香道歉了。
  “喂!以多欺少可不太好吧?”忽然,少林头顶上传来了暗香的身影,少林无暇去看暗香,但心中不免有些许安心。暗香从屋檐跃下,从背后刺杀了一个影卫。冰冷的刀刃染上炽热的鲜血,刀面反射出影卫痛苦的表情。暗香抽出匕首,砍去,一个影卫便已人头落地。忽地,暗香听到了一声闷响与惨叫声,回头望去,原来是少林将一个妄图偷袭暗香的影卫击倒,影卫撞上了山石。“别分心。”少林提醒道。“嘁,秃驴话就是多。”  两人合作将那群影卫杀的片甲不留,林因见大事不妙,转身就要逃,却被少林拦下。
  “施主别着急着走,还有事未说呢。”少林将林因推向暗香,暗香则一拳击向林因的腹部,林因痛得瘫坐在地上。林因忍着痛苦向暗香求饶道:“少,少侠饶命,以前多有得罪,您,您大人有大量……”林因从衣裳内拿出一张银票,颤抖着递给了暗香。“您看在这银票的份上,就饶了小的吧……”暗香一把打掉林因的手,语气意外的平静地说道:“我不要钱。”
  “我要你偿命。”  暗香拿起匕首,刺进了林因的心脏。林因的瞳孔猛地收缩,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鲜血溅在了暗香的脸上与身上。暗香站起身,望着那具尸体,意外的平静。
  少林沉默着替暗香捡起匕首,掰开暗香紧握着的手,将刀塞了进去,又抬手细细地逝去暗香脸上的血迹。 
  “你后悔吗?”
  “在下不曾后悔。”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