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腺摘除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情怨遥。
拆逆死。

金幻小甜饼合集(?)

我爱金幻一辈子!!!
*金幻only!!!拒绝KY!
*ooc有
*这就是我的冷静!

校园paro
距离三年级生毕业,还有一个月。此时此刻的三年级生们都忙于学业,除了那几个保送生其余学生一律没有特权,毕竟即将迎来的便是算得上人生当中最重要的考试,这场考试将会决定所有三年级生以后的命运。所有学生都埋头奋笔疾书着,紫堂幻却有些心不在焉,思绪不在正在写的物理卷子上,不拿笔的左手手心中正攥着一封信。
“我说你啊,就去告白吧,好歹不要后悔啊?”凯莉不知何时出现在紫堂幻身后,吓得紫堂幻一惊。凯莉是保送生中的一员,而且平时就心思细腻,也不难怪她会发现紫堂幻的那点小心思。
“可,可是……”凯莉没有耐心听紫堂幻继续讲下去,打断到:“别担心耽误学习啦,长痛不如短痛,你现在去告白好歹不会后悔的。”紫堂幻还是有些犹豫不决,凯莉给予鼓励性地拍了拍紫堂幻的肩:“至少给自己三年的暗恋画上一个句号而不是省略号吧。”说完就离开紫堂幻的座位。
凯莉离开后,紫堂幻仍沉默着低着头,刘海遮住脸看不出表情。一直紧紧攥着的左手松开来,将情书舒展开来,站起身,走向金的座位。
紫堂幻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座位到金的座位有多么遥远,日光灯照在他头上,他感觉脚步轻飘飘的,头晕目眩。紫堂幻停在金的座位旁:“金。”金抬起头来充满疑惑地望着紫堂幻:“怎么了紫堂?”
紫堂幻深吸一口气,又呼出,将手里的信封递上前:“我喜欢你。”
空气仿佛在那一瞬间凝固,紫堂幻觉得自己好像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好巧,我也喜欢你。”
答案是出乎紫堂幻所预料的。紫堂幻诧异地望着金,金的脸上带着和往日一样的灿烂笑容,却好似多了几分认真。
“不过我们还是要专心学习啦,我们约好了,要考上同一所大学!”
“嗯!”

原设定
也许是因为身处陌生的环境,紫堂幻感觉的背后发凉。不得不说的是,这里面实在是太过于安静了,只有自己的脚步声回响着,其余声音是一点都听不到,真是安静的令人毛骨悚然。
“刚才一不小心就和金走散了,不知道他现在在哪……”紫堂幻想到。在与金碰面之后两人就一直一起行动,但没想到的是金走在前面是好像无意中触到了机关,不见了,紫堂幻也就只能一人漫无目的地走着。背后突然传来了细微的脚步声,紫堂幻警惕了起来,背贴着墙壁,来人似乎是见被发现了,不打算躲藏,直接向紫堂幻冲了过去,紫堂幻抬手准备召唤出小斯巴达抵挡敌人的攻击,不料迷宫突然再一次变换地形,紫堂幻脚下的一块正好塌了下去,来人只好收手,“嘁”了一声便再无下文。
紫堂幻闭紧双眼,准备好了重重地摔一跤,没料到的自己却好像突然被人抱住,紫堂幻睁开左眼,瞥见罗德烈在地上翻滚着,嘴里骂骂咧咧的。
“紫堂,你没事吧?”金有些担忧地问道。紫堂幻猛然发现自己此刻正待着金的怀里,脸“唰”的红了。
“紫堂,你的脸好红啊?”
“金,我,我没事的,你先放我下来。”

(不正经的)童话paro
在这个镇子的森林深处,住着一位巫师,人们相传他心狠手辣,会抓小孩子来吃,还说只要打败了那个巫师,就可以得到一大笔钱,还可以用巫师的魔法完成一个愿望。
而在这个镇子上,有一位名叫金的少年,他以打败巫师作为目标,向着森林的深处出发了。一路上他见过会说话的老树、会唱歌的小河……终于,他发现了巫师的小木屋。按理来说,直接冲进去会比较帅,可是姐姐告诉他要有礼貌,于是他敲了敲木门,里面传来巫师的声音:“谁?”
“我是住在镇子上的人,镇子上的老爷爷说打败你就可以获得一大笔钱,还可以许一个愿望。”
“这样啊……”巫师说道。“我先开门让你进来吧。”金在门前默默等候,可屋内突然传来一声巨响。金也顾不得礼貌了,推开门冲了进去:“你没事吧?”紫发的少年,也就是传说中的巫师摔倒在地上,身边散落着一堆金看不懂的魔法书籍。金把巫师从地上拉起来,问:“你就是巫师吗?”
“是,是的,我叫紫堂幻。”
“我叫金!你看起来没那个老爷爷说的那么可怕嘛……”
“那些都是谣言…我不喜欢吃小孩子,也不会给你一大笔钱,不过,我倒是有可能完成你的一个愿望。”
“我可以叫你紫堂吗?你的名字太长啦。”紫堂幻原以为金会兴高采烈地说出自己的愿望,没想到却是问自己可不可以叫自己“紫堂”。
“当然可以的!”
“那我们以后就是朋友啦!”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