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甘秦怨

情怨遥。
❌主角受❌
我爱谭挂√

ROSE

*cp瑞嘉
*ooc有
*花吐症paro
*格瑞视角
*一个黑历史
嘉德罗斯是我见过最为特别的。他身为人造的完美机器却有着人类的感情,声音也并非冰冷的机械音,而是有些沙哑、不太符合那张包子脸却仍旧好听的声音;体温甚至比常人要高上那么一两度;金色的发丝柔软且顺滑……他有着强劲的实力,他就算身处人山人海中也是最为耀眼的,像天空中的太阳,也像熠熠发光的星星,刺目地让我不得不移开视线。
尽管我并不是那么想承认,但我依旧无法改变事实——关于我喜欢嘉德罗斯的事实。不知从何时开始,我喜欢上了这个天天缠着我打架的家伙,甚至因为他病入膏肓。很可笑吧?因为嘉德罗斯,我得了花吐症。
自从我知道自己得了花吐症之后,就尽力地躲开嘉德罗斯,比以往更加沉默寡言。可是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最先发现我得了花吐症是凯莉,她戏谑的态度令我不爽,我却没有精力与她争辩。
我十分清楚,我的时日不多。
所幸的是她并没有告诉金与紫堂幻。我希望知道这件事的人越少越好,最好是让我安静地死去。可惜的是,事与愿违。
就在凯莉发现之后的第九日,丹尼尔召集了所有参赛者到参赛大厅会合,也就是说,我必须得面对嘉德罗斯。不出我所料的,嘉德罗斯看见我后就不顾一切地冲向我,抓着我的肩膀质问我这些日子都躲去了哪里,为什么不肯见他。我沉默着低着头,一言不发。他仍然不依不挠地晃着我的肩膀,我突然剧烈地咳嗽起来,口中吐出了染着血的金色玫瑰花瓣,我一惊,猛地抬起头来,正好撞上嘉德罗斯金色的眸子。那双眸子里面充满着惊讶与不解的神情,同时,也倒映着我的身影。没有任何血色,病态的脸庞,苍白的唇瓣上还有着刺目的血迹。
真是狼狈啊。
所有参赛者都望向了这边,大厅异常地安静,随后到处都响起了参赛者们窃窃私语的声音,他们异样的眼神如锋利的刀刃刺向我,让我本就因病而变得孱弱的身体变得更加支离破碎,千疮百孔。他收回了双手,用小到几乎只有我们两人的声音说道:“对不起……”我望着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最终选择了毫不留情地离开大厅,一个人回到了寒冰湖。
我当时的时间只剩下了——两周左右。
而就在当天的夜里,事情发生了转折。当时已经是深夜,我独自一人待在寒冰湖,身边散落着染血的金色玫瑰花瓣,身后不远处传来了脚步声。身体似乎是条件发射一般站起身,拖曳着烈斩离开,来人却加快了速度,奔跑起来,拽住了我的衣角。我没有回头,冷冷的问道:“想趁人之危吗?”
身后却传来了嘉德罗斯的声音:“格瑞。”话还没有说完,他就咳嗽起来,我转过头去查看他的情况:他的嘴角带血,围巾与地上散落着紫色的玫瑰花瓣,明明在夜色中并不明显,我却觉得格外刺目。
“格瑞。”他又一次喊着我的名字。“你喜欢的是我吗?如果不是的话就难办了啊…我喜欢的是你啊。”他抬起手拂去围巾上散落的花瓣,粗暴地拽着我的领带,我配合地低下头来,他微微仰起头,吻上我的唇。
他松开了我的领带,退后了几步,把围巾往上拉了拉,却依旧可以看见他的耳根发红,我无意识地勾起嘴角,拥住他,喊到:“嘉德罗斯。”这一次我没有吐出花瓣,喉咙也没有发疼。他“嗯”了一声,我又说道:
“我喜欢你。”
“我也喜欢你。”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