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腺摘除

一个自我介绍
是个靓仔。女友无比美丽。
杂食但是是绝对的主角攻党。
目前沉迷杰佣。
混的圈贼多。
总之慎重关注。
以上👌

弱智流少暗

*少林(觉明)x暗香(左喑)
*有四川话乱入
左喑是个暗香男弟子。六岁就入了暗香门内,天到黑的晒不到太阳,十二岁时的左喑那叫一个肤白貌美,唇红齿白,明眸善睐,沉鱼落雁,闭月羞花,长得比门内的女娃儿还要水灵。唯一可惜的就是,左喑六岁前都在锦官城生活,以至于后来进了暗香,说话仍带着蜀语,一开口,“女神”形象就毁了。
关于左喑和觉明的孽……咳咳,缘分 还要从左喑十四岁讲起。左喑十四岁,掌门才允了左喑接任务,四处闯荡。倒是巧,左喑第一次在外闯荡,就迷了路,左喑望着蔚蓝的天,深觉天地之大却容不下我,老天爷你个瓜娃子。左喑刚准备一狠心咬破手指写封血书看有没有好心人帮他带给掌门,就突然感觉到有一个东西滚到自己的脚边。
左喑愣了一下,捡起脚边的东西,定睛一看,是个红彤彤的果子,拿围巾擦了擦刚要咬,就被人喊住了:“施主!那是在下刚刚摘的果子。”左喑望了一眼说话的那人,是个少林弟子:“我吃你一个又没得事。”少林弟子有些难办,说道:“施主如果真的想吃可以自己去买,这是我要给李施主的,李施主年老体弱,我是帮他摘的。”
瓜娃子。左喑暗骂道。在心里骂完后,又装出一副可怜样:“你不晓得哦,我都饿了两天了。”少林弟子思索了一会,把怀里的果子都塞进了左喑怀里:“那这些都给你吧,我再去摘点,对了,往西北方向走两里地就有个镇子,你别饿着了。”说罢,就转身走了。
这瓜娃子,人倒挺好。左喑啃了口果子想。啃了两个果子,左喑将剩下的果子的装起来,顺着少林弟子指的方向走了不知道多久,果然有个镇子,左喑这才不至于饿死。
左喑不仅是个暗香男弟子,还是个刀堂男弟子。刀堂弟子接的多数是暗杀任务,每一顿饭都有可能是这辈子吃的最后一顿 ,可能今天还一起喝酒,明天就只能去归去兮饮酒。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嘛,更何况是这种危险的职业。
所以,当左喑第二次遇见觉明的时候。左喑的任务失败了。左喑拖着浑身净是污血的身子逃了出去。身后的守卫还在追,而身体越来越沉了,左喑觉得眼前的景象模糊了起来,甚至看见了身前有个少林弟子,和多年前的那个蠢货有几分相似。
这是……地府吗?左喑睁开了眼,眼前的景象让左喑觉得不太真切。左喑清楚地感受到了身上的伤口在隐隐作痛,我,还活着?
“施主,你醒了?身体可有哪不适?”少林弟子边走进厢房内边说。左喑只能将头侧过去:“……哪都疼。”
“贫僧已经尽力了,施主的伤势实在太重,能够救回来就已经是贫僧的极限了。”少林弟子略带歉意地说道。左喑笑了笑,问道:“和尚,你叫什么?”
“贫僧法号觉明。”
“既然大师救了我的命,那我只能以身相许了。”不然师姐怎么说他左喑欠打呢,重伤到浑身上下都疼,还非要调戏救命恩人。
觉明反应过来左喑的意思后,脸“蹭”地一下就红了,一手捂眼,结结巴巴地说道:“施,施主莫要调笑贫僧!出,出家人不谈情爱……!”左喑装着无辜的样子,声音都幼齿了几分:“可是我们暗香有规,男弟子被人看到了全脸就要以身相许呀。”
望着觉明满脸通红的样子,左喑心情大好,顿时觉得身上的伤好似也没那么痛了,刚准备不逗觉明解释情况了,就听见觉明说:“施,施主放心,贫僧绝对会负责的!等,等施主将伤养好了,贫僧就向天澜大师说清情况,去暗香提亲!”
不,不是?你听我解释?
暗香刀堂弟子左喑,年十八岁,自从入了暗香后,坑人就没吃过瘪,这是十二年来头一回,不仅吃了瘪,还要把自己搭进去了。左喑望着觉明离去的声音,真是有苦说不出。
左喑希望伤好的慢一点,再慢一点。自己还没接受自己要和一个秃驴成亲,自己的伤就好了。左喑穿着衣服站在太阳下 太阳好刺眼,天空好遥远,打断自己的腿能拖延多长时间?
实际上左喑还是没有打断自己的腿,太**疼了,他左喑豁出去了,不就是和个秃驴成亲嘛,宋师姐还和那个道长在一起了呢!实际情况一点都不出左喑的预料,师姐师妹师兄师弟都像看珍惜动物一样看着自己和一个少林弟子去找兰花先生。
原本左喑期待着兰花先生把觉明赶回去,自己就一身轻松了,但是兰花先生搜索了一会,允了。这可是压垮骡子的最后一根稻草啊,左喑知道了这事沮丧了好几天,而师兄师姐师弟师妹却都带着笑意来祝贺他和觉明百年好合,甚至有个师姐一副嫁女儿的样子对左喑说:“喑儿啊,那秃驴要是敢欺负你,你就和师姐说,我们打回去,但是你这坏脾气也要改一改,结婚是一辈子的事啊。”
后来嘛……就是婚礼啊。老热闹了,一群人都来了,暗香的,少林的,云梦的,武当的,还有华山的,一群人乌央乌央的一大片,有一大堆人左喑都不熟,只知道自己在轿子里待着都快闷死了。婚礼结束,就是入……唉唉唉,少儿不宜啊,小孩子别知道那么多!
“师兄,你就是这么把自己坑出去的啊?”一个十来岁的暗香男弟子天真地问道。左喑摇了摇头,一副老人家教育小孩的样子语重心长地说:“情师弟,话可不是这么说的,我和你觉明哥哥是真心相爱的好不好?”
“可是我听师兄的话不像这样啊……”
左喑有些尴尬:“咳,总之情师弟你记住了,少林的假正经,武当的不正经,华山的太穷,多和云梦的姑娘们玩。”

不悔

*ooc有
  永乐十五年。
  约莫申时,茶馆内茶客稀少,茶馆内只剩算盘声与几句闲聊。忽地,一抹紫色的影子从高处跃下,看穿着应是暗香弟子。暗香取下刀,直接向茶馆里一名正在喝茶刺去,刀尖离那茶客的咽喉仅差一寸左右的距离,却被人挡下。暗香抬头看去,一名少林弟子将禅杖横在那茶客面前,抵住刀刃。暗香见情况不妙,后退了半步,打算搁置计划,先离开茶馆。没想到的是,他还未来得及逃,那少林就揽住他的腰,一个轻功带他离开了茶馆。  “秃驴!”暗香恼羞成怒地骂道。“快点放开我。”
  “施主莫要胡闹。”少林风轻云淡地说道。“不然,在下不能保证施主是否会摔下去。”  暗香原本想骂的话愣是被少林一句话给堵了回去,心中自然有许多不满,却又没法说。幸好也就未及半柱香的时间少林就揽着暗香从屋檐跃下,拉着暗香要进少林寺。暗香见了那牌匾,一愣,挣扎着要逃,可少林的力气出奇的大,暗香根本无法挣脱,只好装着可怜地模样求饶:“大师,你就行行好,放我走吧,宁宁师姐想我了。”  少林还是拉着暗香往前走,没有理他。
  “大师,你就算不放走,总得告诉我你要带我去干吗嘛。”
  “渡你。”
   “靠!秃驴你在开什么玩笑?!”暗笑不禁怒骂道。少林皱了皱眉,说道:“少林寺内施主就不要再如此胡闹了,此番举动乃是对佛祖的大不敬。”暗笑脸色一变,苦笑了一声:“佛祖?什么狗屁佛祖,他要真的慈悲为怀,那为何那贼人派人杀我至亲时,他为何不保佑我的至亲?!”暗香说道最后情绪越来越激动,眼眶泛红。  少林怔住了,呆呆地望着暗香,一时间语塞,什么话都被封在了喉头,就连暗香挣开自己的手离开,也忘了去追。
  少林一直在想暗香的话。世人说,暗香残忍冷血,作恶多端;世人说,佛祖慈悲为怀,普度众生。可当真如此?
  “师弟,你想什么呢?我都喊你好久了。”少林的师兄从少林背后拍了他一下,少林这才从冥思当中回过神来,问道:“师兄找在下有何事?”师兄有些不好意思地揉了揉鼻子,支支吾吾地说道:“也,也没什么,就是……”少林打断了师兄的话,无奈地问道:“能不能帮你扫地?”师兄开心地点了点头:“师弟果然懂我,那就麻烦你了!”师兄说罢要走,少林却突然喊住了他:“师兄,在下能问你一个问题吗?”师兄有些奇怪,往日师傅总夸少林的悟性高,武功也好,自己这个师兄都自愧不如,今日他居然有问题要问自己?真是稀奇。“什么问题?”
   “若佛祖真的以慈悲为怀,为何…不救助那些穷苦人家,不善待那些善良之人,不保佑水生火热中的人?”  师兄的脸色阴暗下来,训斥道:“师弟莫要早说了,我看你今日还是休息好了,扫地我自己来便可。”
  “是……”  循着那日的记忆,少林找到了暗香。暗香望着眼前的少林,没好气地问道:“秃驴,你来找我干嘛?”说罢又补充了一句:“若是你还是要渡我就快点滚。”
  “施主还是这么没礼貌呢。”少林望着生气的暗香有些无奈地说道,语气中带着些许宠溺。暗香不屑地嘁了一声,说道:“秃驴话真多,快点说吧,你到底找我要干什么?”
  “在下要帮你报仇。”
  “那日茶馆里的那位施主,在下帮你杀。”  暗香怔住了,瞪大了一双闪烁着星辰的紫色眸子,嘴微张,像是想要说些什么,却又只字未言,过了小半会才回过神,故作镇定地说道:“那好啊,你去帮我杀他,可不要后悔。”少林闭上双眸,坚定地回答道:“出家人不打诳语。”
  少林走了,不徐不疾,但是否从容自然,又难说。暗香望着少林的背影,想出言留住他,喉咙却像是被人狠狠掐住了一般,只言片语、或是一个字音都发不出来。暗香再清楚不过了,他只要“喂”一声,少林便会停下来,而自己也可以让他留下;若他去了,只怕是凶多吉少。
  他没叫住他。无来由的,暗香发不出声音,似乎有什么无形的东西对他施加了重压,让他喘不过气来,名为心的地方好像分泌出了什么奇怪的东西,而身体却被牵制住,无法传达那奇怪的情愫,只能眼睁睁地望着少林的身影一点一点变小,最后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暗香紧咬着下唇,转身离开,有什么东西不争气地夺眶而出。  谁要管那个秃驴啊……

  “喂,和尚!快点给老子让开!”一个满脸胡茬却衣装华美的男人朝着少林嚷道。少林倒是不恼也不怒,和颜悦色地说道:“在下找林因施主,不知这位施主可知道他在哪?”那人摸了摸下巴,警惕地反问道:“你找他干什么?”
  “渡他。”  那人差点笑出了声。这秃驴在说什么胡话呢,渡他林因?真是可笑至极,恐怕这家伙又是个知道他有钱来骗钱的江湖骗子。不过他林因可没那么好骗。
  “滚滚滚,老子就是林因,你这和尚说什么疯言疯语呢?老子的钱可不是那么好骗的!”林因不耐烦地摆了摆手,要赶少林走。少林叹了口气,答道:“施主如此执迷不悟,在下只能…多有得罪了。”少林抡起禅杖向林因袭去。林因怒骂了一声,勉强躲过少林的禅杖,吹了声口哨。哨音还未消散,就已经有几个躲在暗处的影卫冲出来向少林袭去。少林咬牙一一躲过攻击。少林现在处在下风,虽说勉强能撑住,但倘若不能速战速决,而是继续拖延下去……怕是自己只能向暗香道歉了。
  “喂!以多欺少可不太好吧?”忽然,少林头顶上传来了暗香的身影,少林无暇去看暗香,但心中不免有些许安心。暗香从屋檐跃下,从背后刺杀了一个影卫。冰冷的刀刃染上炽热的鲜血,刀面反射出影卫痛苦的表情。暗香抽出匕首,砍去,一个影卫便已人头落地。忽地,暗香听到了一声闷响与惨叫声,回头望去,原来是少林将一个妄图偷袭暗香的影卫击倒,影卫撞上了山石。“别分心。”少林提醒道。“嘁,秃驴话就是多。”  两人合作将那群影卫杀的片甲不留,林因见大事不妙,转身就要逃,却被少林拦下。
  “施主别着急着走,还有事未说呢。”少林将林因推向暗香,暗香则一拳击向林因的腹部,林因痛得瘫坐在地上。林因忍着痛苦向暗香求饶道:“少,少侠饶命,以前多有得罪,您,您大人有大量……”林因从衣裳内拿出一张银票,颤抖着递给了暗香。“您看在这银票的份上,就饶了小的吧……”暗香一把打掉林因的手,语气意外的平静地说道:“我不要钱。”
  “我要你偿命。”  暗香拿起匕首,刺进了林因的心脏。林因的瞳孔猛地收缩,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鲜血溅在了暗香的脸上与身上。暗香站起身,望着那具尸体,意外的平静。
  少林沉默着替暗香捡起匕首,掰开暗香紧握着的手,将刀塞了进去,又抬手细细地逝去暗香脸上的血迹。 
  “你后悔吗?”
  “在下不曾后悔。”

恋爱直播

·日暮里桑生贺
·ooc有
·cp米英
       世界的hero,W站游戏区知名up主,为什么出名呢?主要因为怂,而且声音好听人长得帅,其次是因为游戏玩的好,而且声音好听人长得帅,简单来说,就是因为声音好听而且人长得帅。最近W站有了直播的功能,自然多了许多主播,原本的up主也陆陆续续地开了直播间,当然,世界的hero也是其中一个。
    只是hero的直播间日常不是打游戏而是和粉丝聊聊天看看电影什么的,只有偶尔晚上会玩玩恐怖游戏,然后尖叫,然后被邻居投诉,然后继续玩,然后继续尖叫,所以世界的hero现在只要玩恐怖游戏就有一群粉丝拦着,屏幕上全是一行行的:“放过邻居吧,人家还要赚钱养家呢”,不过依旧没法阻止,所以现在已经有一部分人选择不拦他,让他自己作死了。
    晚上六点半,世界的hero和往常一样开始直播,只是这次的直播标题可是吓到了迷弟迷妹们——“准备表白”,进入直播间满屏都是【卧槽表白?】【hero有喜欢的人了???】【卧槽老公你不能离我们而去啊】,hero没有理会弹幕,盯着手机屏幕听着歌,看起来心情很好。这样大概持续了十分钟左右,世界的hero突然手动禁言了弹幕,喝了一口放在旁边快凉了的咖啡说道:“停停停,都别刷了,hero是有喜欢的人了,hero我今天准备和他表白了,我家到他家差不多二十多分钟,再加上要买的礼物,现在出发应该差不多了。”说完之后又关闭了禁言。
    【卧槽?他?】【男,男孩子?!】屏幕上几乎被这样的弹幕布满了,世界的hero笑着说道:“对啊,是个男孩子,很可爱的男孩子,就是有点傲娇呢。”【啊啊啊沃日这宠溺的语气】【总是先祝性福】世界的hero家附近有很多花店,hero左看看右看看最后走进了一家叫“本田植物园”的花店。hero推开了花店的小木门,朝着黑色短发的男生说道:“本田——hero来拿花了。”,男生朝里屋喊了一句:“菊,阿尔弗雷德来拿花了。”hero才意识到自己认错了人。【快快快拿本子记下!hero的真名!】本田菊从里屋里拿了一束玫瑰出来递给阿尔弗,几朵红色的玫瑰用满天星与薄荷花作为装饰,显得不是那么惹眼。“祝幸福呐?”阿尔弗点了点头,接过花束离开了花店。
    阿尔弗离开花店之后又向巷子的深处走去,敲了敲一扇门:“王耀,hero来拿红茶了!”“来啦来啦!急什么啊阿鲁。”中/国人打开门递出一盒红茶,又接着说道“表白完记得还钱,连红茶一起还。”阿尔弗点点头示意知道了,但谁知道这个现在满脑子都是告白的家伙能不能听进去了。“唔……这是最后一家了。”阿尔弗出了巷子走了一段路,在一家玩具店停了下来,敲了敲门,问到:“做好了吗?”金色长发的女生打开门递给阿尔弗一个盒子,“是……一样的吗?”阿尔弗接过盒子,问道。女生点了点头,说道:“我之前不是给你看过了吗?你还不信我?总之祝幸福,对亚瑟先生好点,别那么KY了。”阿尔弗点点了头拿着盒子向亚瑟家走去。
    阿尔弗望着电梯显示的楼层数一层层往上升,除了激动以外还有着一点害怕,如果亚瑟拒绝了自己,那自己该怎么办,为他特意准备的礼物又该怎么办。阿尔弗出了电梯,站在亚瑟家门前,伸出手想敲门,但是刚伸出去就立马收了回来。这时阿尔弗才想起自己放在口袋里的手机,小小的屏幕上布满了弹幕:【怂什么啊赶紧表白】【没事一定会成功的】【这次就算失败了也不能怂!下次继续表白!】【就是啊!而且就算失败了还有我们啊】【世界的hero是不会害怕的】,望着一条条飘过的弹幕阿尔弗像是又有了自信心,敲了敲门。亚瑟打开了门,望着紧张的阿尔弗有些奇怪:“怎么了吗?阿尔。”阿尔弗把花束和那个盒子递给亚瑟,红着脸说道:
    “亚瑟!hero我喜欢你!”
    “笨蛋……我也喜欢你啊

镜子里的那个少年

·cp米加注意避雷
·扑克大陆设定
·ooc有
        黑桃国皇室的女仆长觉得他们的小国王有点奇怪,总是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嘀嘀咕咕地讲着些什么,有时候还有说有笑的。而且最近国王陛下和皇后陛下的关系也变差了,虽然原本两人的关系也不是特别好,偶尔小打小闹什么的,可最近两人到是相敬如宾了起来,让人觉得有些瘆得慌。
        “马蒂。”阿尔弗在确认过外面没有人之后锁上了房门,敲了敲房间里的全身镜说道。“怎么了?阿尔弗。”像是魔术一般,镜子里显现出了一个少年的身影,长相像极了小国王,不过烟紫色的眼瞳看起来要比小国王温柔上许多,弯曲的呆毛也是软趴趴的低垂着,和阿尔弗那根“屹立不倒”的呆毛正成对比。
         “今天那个大叔又逼着我看那些看不懂的魔法书了,真讨厌。”虽然小国王的年龄也接近成年,却还是这幅小孩子脾气。“柯克兰先生这样是为了您将来可以更好地带领黑桃国,再说了,不管怎样柯克兰先生都是您的皇后,您应该好好地称呼他,而不是叫他大叔。”镜子里的少年认真地说道,虽然看起来要比阿尔弗小上三四岁却比阿尔弗成熟稳重许多。“皇后?耀说了,柯克兰作为皇后只是一个职责而已,国王和皇后喜欢谁都和对方没有关系,而且,hero说了,hero要娶马蒂的!”
       小孩子终究是小孩子,听到这话的马修淡定不下来了,脸红扑扑的,像是苹果一般。“您,您不要说笑了!”
        “我阿尔弗雷德·F·琼斯,在黑桃历1649年7月4日立誓,会在成人礼当天告诉全扑克大陆,我将娶马修·威廉姆斯为妻。”阿尔弗认真地对马修说道。
        镜子里的少年声音有些哽咽:“您知道的……不可能的……抱歉,我有点不舒服……我先走了……”
        那之后,阿尔弗再也没见过马修,没有原因,就那么消失了。


       黑桃历1849年7月4日,黑桃国国王阿尔弗雷德·F·琼斯在黑桃国与梅花国的战役中离去。国王生前最喜爱的镜子作为陪葬品同国王一起下葬。
—— —— —— —— ——
喜欢的就点个关注呗xxx

暴力美学

·不(chi)良(han)扛把子英x三好学生加
·学院设
·ooc有
    嘿姑娘,你听说过柯克兰吗?不是A校高中部的那个,那个是他哥,我说的是我们学校初中部二年级的那个亚瑟·柯克兰。你居然没听说过?你是最近忙糊涂了吗?既然你遇到我了,那我也就简单为你介绍一下把,亚瑟·柯克兰是学校有名的不良少年,不仅打架厉害而且长得可好看了,就是眉毛粗了一点。他打过高中部的弗朗西斯,拽过阿尔弗雷德的呆毛,而且看起来和东校区的王耀关系不错。还有啊,就算他逃课打架什么的,成绩也超好的,所以校长都拿他没办法来着。
    对,就是介绍这么杰克苏的人愣是让马修遇到了,马修虽然存在感不高,但至少是个三好学生,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都没做过,从小就养成了扶老奶奶过马路,捡到钱要上交,见到老师要问好的好习惯。但偏偏就是他被学校里的扛把子亚瑟·柯克兰缠住了。
    还记得那是个月黑风高的早晨,马修吃过早饭在上学的路上,经过一个小巷子时发现亚瑟在打架,更准确地来说是亚瑟单方面欺压。然后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之亚瑟就是看上了马修,对,又是一见钟情,亚瑟当时可能是这么想的:哟这不是胡子混蛋家的弟弟嘛,长得倒是白白嫩嫩的,一点都不像那个胡子混蛋,嗯,可比那个胡子混蛋好看多了。嘛……仔细看看其实挺可爱的,比起学校里那群妖艳贱货好多了。然后就特别直率地说了一句:“喂,你叫马修·威廉姆斯对吧?做我媳妇吧,以后我罩着你。”当时马修第一个反应就是妈的智障,我可能遇上变态了。
    “不要。”马修本着不和那群gay里gay气的人同流合污的心态毅然决然地拒绝了,但是下一秒就开始后悔了。因为亚瑟说了一句“我长那么大(除了我哥)还没有人敢拒绝我的要求,果然和那群妖艳贱货不一样。”当时马修就开始方了:不你听我解释!我是直男!像钢筋一样直!
    更悲惨的是当马修向阿尔弗诉苦的时候那家伙却笑得像个傻逼一样表示祝贺,阿尔弗你这样很容易失去你玉树临风温柔贤惠宇宙第一直男的哥哥的知道吗?阿尔弗表示他只需要艾伦就可以了。有了媳妇忘了哥的混小子。又被自己的弟弟们塞了一嘴狗粮的马修这么说到。向阿尔弗诉苦很显然是个错误的决定,马修决定去和东院的本田菊聊聊,但是想了想本田菊诡异的微笑和本田家里某个兄控决定还是算了,再想想自己可以诉苦的除了本田菊阿尔弗只有老奸巨猾的王耀,地主家的傻儿子任勇洙,笑声魔性的基尔伯特,然后就是……自己身为“世界的初恋”的变态哥哥。仔细想想自己还是一个人哭会比较好。
    “瞧瞧,这不是我们的小学弟吗?”啊……真是呢,偏偏在这种时候。说这话的男生染着一头红发,是高中部的不良少年,身后跟着几个男生,看起来是他的小弟。领头的男生把手搭上马修的肩膀,刚想说些什么就被摔在了地上。做这事的人一脸人畜无害的笑,说道:“啊啦,找我有什么事吗?说起来,你比阿尔弗要轻很多呢。”向来在学校里横着走的不良少年被摔得有点懵,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群小弟拉走了。马修是好学生,不骂人,也不打架这句话一点不错,但至少别人打他一定会还回去,更何况现在他的心情不好。
    目睹了一切的亚瑟突然觉得自己媳妇好像并不需要自己保护,有一点小心塞。
    马修瞄了一眼躲在草丛里的亚瑟,突然衷心觉得自己可能真的遇上变态了。
—— —— —— —— —— ——
事后(x)的小剧场:
关于拽呆毛:
亚瑟:哟,舍得回来啦?【拽呆毛】跑啊?你要再敢跑老子就打折你的呆毛。【微笑】
阿尔弗:【瑟瑟发抖.jpg】
关于好习惯:
马修从小就养成了扶老奶奶过马路的好习惯,以此可见,弗朗西斯是个有钱人。
马修从小就养成了捡到钱要上交给弗朗西斯的习惯,多年以后,弗朗西斯成为了有钱人。
关于这个很阿尔的亚瑟:
其实起初我也觉得不对想改成阿尔来着,后来我想了想,阿尔那样你以为是天生的啊xxx
关于马修打不良少年那段:
马修是阿尔弗哥哥啊你以为力气能小到哪去,而且马修只是温柔,要惹生气了也会动手的。
—— —— —— ——
全剧终

导演:南皖
编剧:米娅·琼斯
摄影:洛拉·柯克兰
后期:鸠鸦
演员表
亚瑟·柯克兰—亚瑟·柯克兰
马修·威廉姆斯—马修·威廉姆斯
友情出演
阿尔弗雷德·F**k·穷死—阿尔弗雷德·F·琼斯
腐烂西施·波诺弗瓦—弗朗西斯·波诺弗瓦
不良少年—罗x瓜
特别鸣谢
本田植物园
王家铺子
柯克兰绿色食品企业
南皖服装设计
米娅颜料